常州娱乐舆情问政百科通信亲子房产旅游理财书画教育校园文史人才女性

我混进黑客圈的那三年

2020/3/25 1:13:52 来源:中国西藏网

十二年前,吴兴民决定去做一件事,至今他仍深受影响。

“直到现在,公众对黑客的了解还是很有限。”吴兴民说,黑客一直被认为是威胁网络安全的主要力量,黑客群体是干非法勾当的人、犯罪以及具有颠覆性信仰和活动的大本营。黑客究竟是什么,他们究竟想干什么?大概只有熟悉黑客生活的人才能解答。吴兴民决定进入黑客群体,切实地深入到他们的日常生活中去,对黑客的文化及其日常行为进行描述与解释。

那是2005年,互联网从科研领域进入社会生活尚不足十年。

三年时间

混迹在黑客圈子

“我加入了五个黑客论坛和两个黑客QQ群。”吴兴民回忆着突然笑起来,说最开始其实是抱着研究互联网犯罪的想法,但当他与多名黑客进行了深度访谈之后,他发现大多数黑客其实是纯粹喜欢技术的一群人,“他们对互联网抱有单纯的好奇,崇拜技术,但本身的技术水平并不高。能写 灰鸽子 (一种高级木马程序)等入侵小程序的只是其中的极少数人,大部分仅仅只是学习如何使用工具的人。其中还有相当部分十四五岁、好奇心很强的未成年人。”

好奇心的萌芽,若没有正确的引导很容易误入歧途。“好奇心转化为功利性很快。”吴兴民说,在他接触的黑客中就有逃课的孩子,“逃课去网吧玩技术,没钱了就用学到的技术破密码、盗号、卖装备,或者在论坛里接点活。”

吴兴民口中的“活”是指当时在黑客论坛和QQ群里很常见的信息帖,比如“当黑客如何赚钱”,有点类似招工信息,为黑客们提供黑产的工作机会。

“当时比较多见的是破解一些国外的网站和游戏,以此牟利。有一批人做(黑产),不多,但已经出现了。”吴兴民说,做黑产的人在论坛里是不受欢迎的,每次出现都会被群起而攻之,进而引起一番是与非的无休止争论,“大部分黑客不认为自己有错,因为他们热爱的是技术本身,这种兴趣可以用 痴迷 来形容,入侵网站是为了检测网站的安全性,分享技术也抱着非功利目的。”至于黑客技术最后被用来干什么,则是分享者无力思考的问题。“像那样纯粹抱有理想的黑客,越来越难看到了。”他不免有点感慨。

吴兴民花了三年时间混迹国内五大黑客论坛,并对两个黑客QQ群进行了近一年的观察,用三个月时间日夜跟踪记录,并对多位黑客进行深度访谈,走进他们的生活和内心,除了完成自己的博士论文,还撰写了《秩序、冲突与转变:黑客群体的日常生活实践研究》一书。

多年过去了,很多早期的黑客,大多已经就业,过上了正常的生活。

一个问题

如何引导黑客走上正途

吴兴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如何正确引导那些边缘状态的黑客走向“正途”?

“任何一个群体,都需要有一个价值体系去激励他们,现实生活中,人们常常把黑客理解为反面的状态,他们没有办法得到认可和激励,慢慢地,就可能会通过利益关系来强调他的技术水平高低,甚至是走上犯罪的道路。”吴兴民说,“黑客不是一项职业,他们一开始可能就是贪玩儿、好胜,当然和不良教育有关,但更多的是社会性的问题,不是他们自己能解决的。”

“对于情节严重,触犯法律的,就要按照法律来,《刑法》里有专门的条款,叫 非法侵入计算机信息系统罪 ,但是使用率不高。”吴兴民说,“大部分黑客的行为,后果不一定严重,在惩罚的同时,应更加注重教育和引导。很不容易,但是,有些事情必须得做!我们也都在做。”

他记得有媒体曾报道,当年被社会和媒体广泛关注的神秘的黑客高手,网上排名第一的“黑客站长”,高二时花三天时间写出了20万字的《黑客攻击防范秘技》并畅销,17岁时就出任三家网络公司的CEO,成为中国最年轻的首席执行官,经过计算机专家的知识考核和能力测试,作为特招生进入复旦大学。

“大多数黑客是出于爱好,自学成才。政府或其他机构,应该给这些年轻的黑客找一个更好的出路,让他们有一个合理合法的途径去展现自己的技术,这样转变的人,可以为网络安全事业多做贡献。”


相关阅读:
宝宝起名 https://www.zyqiming.net
  • 常州新闻网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 kgxhyt.cn copyright 2000 - 2015
  • 冀ICP备09047539号-1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312006002
  •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冀)字第101号|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311618号